什么是隐形贫困

  • 什么是隐形贫困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娱乐

网络流行语在快速更迭中展现出当代青年不断变迁的生存面貌与思想形态:以“葛优躺”“懒蛋蛋”“马男波杰克”等形象为代表的“丧文化”方兴未艾,“一切随缘”的“佛系”话语言犹在耳,“隐形贫困人口”成为近期热议。“隐形贫困”,指表面上吃喝不愁的滋润生活背后不为人知的“贫困”状态,包括零积蓄甚至负债。此词一出,立刻引起广泛共鸣,越来越多自诩为“隐贫”的青年者呼应并聚集,使“隐形贫困人口”逐渐形成一个“显性”的社会亚阶层。

现有研究认为,就职业而言,“隐形贫困人口”主要由新都市白领、自主创业青年、商业服务领域里的年轻人和一些收入较稳定的青年蓝领技术工人等组成 ;就出身而言,他们的阶层地位高于社会下层而接近于中层,父母有着相对稳定的收入和充分的社会保障;从年龄结构来看,以单身、恋爱中或已婚未育的85后、90后为主。事实上,随着千禧一代走出家门、掌握更多的经济权利和消费自由,97后至00后大学生群体已成为消费领域新一批生力军,他们每月支出可观的购物金额。相对于职场人士的“收入-支出”矛盾,大学生同样面临着“父母给多少生活费-自己花多少、怎么花”之间的抉择。同时,比起可通过个人努力和  不同渠道增加收入的职场人士,大学生的可支配花销数额和来源相对固定,更可能因不合理消费沦为“隐形贫困人口”,甚至衍生出“校园贷”“打裸条”等一系列问题。综上,笔者将大学生也列入研究对象范围。

就此,“隐贫”青年上至部分85后职场人士,下至部分00后大学生,年龄跨度较大且有一定的区分度,若简单地以85后、90后、00后出生年代来划分有失偏颇。

现如今,随着个体教育年限逐渐延长、成家立业及生儿育女时间推迟、就业的不稳定与多元化状态,在“青少年”与“成年人”之间衍生出了一个新的生命周期。美国学者杰弗瑞·阿奈特首先提出了“成人初显期”的概念用以描述此种阶段。在此基础之上,中山大学王宁教授结合当代中国青年群体间出现的生理年龄和社会年龄脱节的现象,把这一阶段称为“准成人期”

笔者认为,借用“准成人期”的概念可以更精确地描述“隐形贫困人口”的年龄构成。

处于“准成人期”的青年,暂时不用承受养老压力、育儿负担,于是可以放心地、专注地投资个人的吃穿住行、休闲娱乐,常常过度消费或超前消费,沦为“隐贫”一族。有评论称其为“新贵与赤贫的吊诡结合体”。“隐贫”青年主动自嘲的背后,其实潜藏困顿的身份认同、焦虑的精神诉求和尴尬的生活现状。当前,国家正大力推进“精准扶贫”战略,在落后地区的贫困人口得到帮扶和支持的同时,城市中易被忽视的“隐形贫困人口”同样需要及时关注与正当引导。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当前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隐形贫困人口”的出现恰恰反映出青年和社会亟须化解的时代性问题。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回首国家“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政策,笔者不禁思考,这部分人是否成功达致社会所期望的富裕图景?广泛接受科学文化教育、经济条件相对宽裕的城市青年一代中何以出现“贫困”的生活窘状?相较于他们的父母辈 — 经历过改革开放前或改革开放初期物质生活短缺的老一辈人,为何当代青年的叫苦声不减反增?这些问题有待我们进一步探究。

“消除‘隐形贫困’需要政策清晰”的文章中,“隐形贫困”一词已经出现。只不过,当时此概念主要是针对农村地区的农民处于低层次温饱的“贫困隐性化”现象而言  。而“隐形贫困人口”的概念 是在2018年4月由一条调侃性微博提及并流行开来的。当前专门针对这一“群体”进行的研究较少,可搜集到的资料主要是发布在新闻网站、报纸杂志上的评论文章。

关于“隐形贫困人口”的讨论,“隐贫”青年背后的社会问题开始受到学界的关注和重视。其中,关注“隐贫”青年的消费行为;从话语、风格、精神等层面做了扩充;聚焦青年的生活态度和婚恋观念  。美中不足的是,三者仅仅关注“隐贫”青年的个体行为,或是青年间的横向交往逻辑,忽视了纵向的代际差异,研究的历史脉络性有待延展。基于此,笔者考虑通过聚焦几代人的生长环境及观念行为差异,以期对前人的研究加以补充,更加全面、立体地理解“隐贫”青年,并由此回顾和反思改革开放40年来国家取得的成就与不足。

当前,虽然专门就“隐贫”青年的研究不多,但学界对于青年消费观念和消费行为的研究由来已久。

凡勃伦认为“有闲阶级”通过“炫耀性消费”凸显自己的权力、财富和地位;鲍德里亚指出人们购物的过程其实相当于在消费“符号”,通过购入不同价格、类型的商品传递某种具有社会差异的信息;福塞尔指出人们借由消费彰显个人风格、品味和生活方式……以上消费行为在青年身上可见一斑。此前中国已出现“月光族”“剁手族”“拜物教”等不少的与“隐贫”青年相似的概念。既有研究通常立足于对青年消费行为的批判,如对传统储蓄观念的背弃、不切实际且无穷无尽的消费欲望、非理性的消费行为等,对于青年内心深处的情感博弈关注较少。事实上,消费行为与时代背景、社会结构、家庭环境、朋辈交往模式等外部力量息息相关,仅仅强调消费对青年的“侵蚀”并不足以达至对“隐贫”青年更为深刻的理解。笔者认为应展开社会学的想象力,在更宏大的历史脉络和社会背景下一探究竟。另外,国际上也存在如日本“隐蔽人士”、英国“尼特族”、美国“新贫族”等特征相近的群体,关于这些群体的研究同样值得参考与借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