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网站建设用wordpress好吗

  • 东南亚网站建设用wordpress好吗已关闭评论
  • A+

是公司的MIS(资管系统工程师)主管,当年为了要扩展东南亚市场,它们需要建立印尼与马来西亚的官网,由于团队中没有人熟悉这两个语言,以及当地的网站设计风格,所以打算找外包。此时负责东南亚市场的高阶主管跑来跟他说,他有认识一家厂商,这家厂商说他们建构一个官网只要一周的时间,可以直接外包给对方。

我这朋友想说既然是老板认识的人,他又如此提议了,也不疑有他,便跟厂商接洽,然后把技术跟功能需求开给对方,而过程的签约交涉,则统一交由该高阶主管居中协助。

一个多礼拜的时间过去,厂商真的将官网交付了,功能上的问题不大,稍做调整就好,但在检查所使用的技术,并请对方交付源代码时才发现,对方使用的技术架构根本就是wordpress,这跟当初谈妥的不一样。

我朋友针对这点提出质疑,认为对方没有按着需求来走,不符合需求,要求对方重写,此时该高阶主管跳出来护着厂商,并指责我这位朋友,认为他没有做好厂商的管理才导致这样的问题,严重的影响到公司进入东南亚市场的计画,他要将这件事情往上报,并在下周的主管会议上报告这件事。

朋友找上我聊了这件事,还好他向来是个谨慎的人,所以即便外包了,他其实自己还是找人把现在的官网翻成其它语种,即便设计风格不见得贴近当地,但最少是一个可以用的网站,不至于开天窗,所以他对下周的报告还是有一些底气在。

朋友:「唉,怎么办?怎么也没想到会中了这招。」

gipi:「还好你比较谨慎一点,最少没有耽误到公司的大事,你应该会被念一顿,但老板应该不至于大大的惩罚你。」

朋友:「麻烦的是,那位高阶主管要我完全承担这次的外包事件,他认为就是我没有把厂商管好,才害得大家白做工。」

gipi:「什么?千万不要,你只要承担你没有把专案控管好的责任就好,厂商没有履约的事,你一定要跟厂商究责。」

朋友:「嗯,但他要我一并承担起外包费用的浪费。」

gipi:「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没有其他不愉快,但我认为这是个圈套。」

朋友:「怎么说?」

gipi:「你有没有跟那位高阶主管提过,说你要跟厂商究责,除了要他们重写外,还要跟他们索取赔偿?」

朋友:「有啊,但他跟我说不需要,要我承认错误,他会另外找人处理。」

gipi:「那他这个处理方式有违常理,按理来说,他那个位置的人,应该很清楚跟厂商之间唯一可靠的就是合约,如果是有高度时间压力下签的合约,一定会载明赔偿的内容,而厂商没有履约,你们就能索赔,但他并不去谈这件事,而且,这个厂商一开始就是他介绍的不是吗?」

朋友:「有点听懂了,这个厂商是他找的,如果出问题,他还跟厂商索赔,一来代表他当初选错厂商,二来也跟这家厂商的关系打坏,所以他不想这么做。」

gipi:「这是我猜想的一部分原因,还有一些可能性是,他跟厂商之间有不正当的往来,或者,他想藉由这个机会来抹黑你,说你除了管不好厂商外,还刻意在谈合约时刻意放水,代表你要不就是置公司的风险于不顾,要不就是你跟厂商有不正当往来。管不好厂商是你专业能力不行,而后者代表你私德有问题。」

朋友:「这么扯,但说到这里,我确实没有参与合约签订过程,也没看过合约内容。而且我在challenge厂商时,厂商的态度一点也不像厂商,气焰有够嚣张。」

gipi:「这就对了,我觉得我的怀疑有7.8成准。」

朋友:「那下礼拜我到底该怎么应付才好?」

gipi:「我建议是这样子,你把这件事拆成两块来看,你承认你在官网上线这件事的专案管理不利,且没有在过程中不断确认他们开发的状况。然后你下礼拜一进公司就去调当初签的合约出来,看看上面写些什么,比对一下你当初开给厂商的需求,看看是否有差异。既然合约不是你签的,上面不会有你的名字,你也不需要去承担赔偿条款未载明等相关责任。」

朋友;「好,当初的邮件我有留着,比对一下应该就清楚了。」

gipi:「切记,你只能认第一项,你承认自己有疏失,但这块只是犯错,顶多工作上被记上一笔;但跟厂商的那一段,你没有参与签约,千万不能一并背下来,因为那是涉及职业操守的问题。」

朋友:「好的,这样知道了,希望事情没有想像的这么糟。」

周一朋友一到公司,就立刻到法务部门去调当初签订的合约。

朋友:「ㄟ,你知道怎么样吗?我们跟那家厂商根本没有签合约。」

gipi:「看来猜中一半了,再来看你们下午的会议了。」

下午的会议,在报告进军东南亚市场的进度时,该高阶主管果然要把厂商管理不力,以及外包的问题全部推到朋友身上,而还好我们早已做过沙盘演练,虽然会议中对方不断攻击他,但他也一一接招了,该认的认,不该认的,一项也没有认。

朋友:「今天的会议真的是有惊无险,对方在会议中没法逼我担下那个错误,会议后竟然打给我主管说我满口谎言,还好我主管还是信任我的,我就把合约的事全盘跟他说了。」

gipi:「有个好主管还是不错的。」

朋友:「对啊,后来我们找那个主管三方通话,对方想来已经知道这件事他摆不平了,所以低声下气的说厂商那边的费用他自掏腰包出了,我故意跟他说:『长官,不用这样,我们跟厂商索赔就好。』,吓得他连忙说不用不用,他处理就好,实在很好笑。」

gipi:「还好圆满落幕,不然这可能会变成跟着你一辈子的污点,工作上如果被扣上职业操守问题,就很麻烦了。」

朋友:「好险,多亏你的帮忙。」

这种招数,其实是大公司政治斗争中常用的伎俩,尝试把一件比较小的事情绑一件表面上看不出来的大问题,而你认了小事,别人就一并把大问题扣给你,这有时让人防不胜防。

这时谨记一个原则,认你可以认的错误,至于不该是你的问题,你一件也不要认。工作出错被追究的是工作能力问题,很容易补回来;但职业操守问题涉及道德,很可能会跟着你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