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新闻网站建设:网络新闻传播的新构造如何设计

  • 福州新闻网站建设:网络新闻传播的新构造如何设计已关闭评论
  • A+

福州新闻网站建设:网络新闻传播的新构造如何设计政治学家哈罗德·拉斯韦尔提出大众传媒的三项功能—— — 监测社会环境、协调社会关系、传承文化 。 在微观层面,媒体要帮助个人客观地、正确地认知社会;在宏观层面,媒体要为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起到正向推动作用。为了使大众传媒能够有效履行这些社会责任,学界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发现互联网时代传播格局的重构及其新挑战。

监测社会环境、协调社会关系是媒体的社会功能,媒体在很大程度上界定了个人的社会认知,在推动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上具有重要作用。 在大众传媒时代,由于传播权利的不平等性与传播主体的选择性,媒体所构建的社会场景不可避免地会在一定程度上偏离客观现实。 互联网实现了传播工具的革命,终结了信息垄断时代,重构了传播格局,使普通人拥有了自由发布信息和参与传播的权利,因此曾被认为必将成为一种理想的社会认知工具,但近年来网络信息空间乱象丛生,出现了一系列与预期相反的景象。 文章通过对互联网传播结构与传播模式的分析,发现其具有不同于大众传媒的信息二次选择机制,并进而导致了偏态传播现象,即偏好于传播少部分具备特定属性的信息。 经由这种机制选择出来的信息更容易实现大范围传播,从而形成显着的社会影响力;但这些信息并不一定是真实的、重要的、足够完整的、具有代表性的,其内含的解释框架也并不一定是公正的、客观的、合乎社会规范原则的。 因此,互联网媒体现实也会在某些方面偏离社会现实,在媒体框架竞争中也会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 对于互联网媒体偏态传播特性及其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应有深刻的、前瞻性的认识,并寻找切实有效的治理对策。

在中国和平崛起的关键时期,在国际格局深刻调整变化的背景下,习近平多次强调,要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因此尤其需要新媒体在治国辅政、凝聚共识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本专题立足于当前互联网传播的现实,在梳理国内外相关成果的基础上,致力于将新理论、新方法、新数据运用于网络社会问题的研究,探索互联网传播规律。 《互联网时代传播格局的重构及其新挑战》从互联网传播结构与传播模式的分析入手,研究互联网新媒体不同于大众传媒的信息选择机制、偏态传播特性和形成机理,在此基础上解释网络空间复杂多变的传播现象,及其对个人社会认知、主流价值观塑造、社会共识形成等诸多方面的影响。

《创新性地以复杂系统理论剖析传播效果研究遭遇困境的原因, 运用基于主体建模与仿真方法对传播效果进行计算机模拟研究,并探讨了将计算社会科学两大研究范式—— — 社会模拟与数据密集型知识发现—— —相结合的可能性。 《能否让算法定义社会》分析新闻算法推荐系统的负面功能及其形成原因。 通过对算法基本原理的分析,发现当前的推荐系统在提高用户信息获取效率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会带来信息失衡、信息歧视问题,且存在信息操纵的隐患。 要有效应对这些问题,有赖于政府、企业和公众之间的协同治理。 《互联网负面新闻偏好对患方信任的影响》将大数据分析与传统数据计量方法相结合,发现当前互联网用户对医患关系新闻具有明显的负面偏好,这种偏好不仅导致信息传播的偏态,还加剧了公众对医疗的不安全感,降低了对医生的信任。 4 篇文章分别从互联网的传播机理、传播效果、推荐算法以及网络负面新闻的社会影响几个维度触及到了互联网传播的若干重要问题,力图从新的视角观照互联网传播规律,以为“提高用网治网水平,使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提供新的思路和理论依据。并指出了传统媒体的诸多局限,并一直试图寻找改进的办法。 世纪之交,随着互联网全球范围内的普及,新媒体强势崛起,其覆盖面与影响力均已超越传统媒体。 互联网实现了传播工具的革命,起初很多人认为,由于互联网能够给克服传统媒体的局限,它将成为一种理想的媒体;但事实证明,互联网使当今社会的传播生态空前复杂化,它在解决旧问题的同时,也带来了一系列新的问题和挑战。 在中国和平崛起的关键时期,在国际格局深刻调整变化的背景下,尤其需要媒体在治国辅政、凝聚共识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因此,互联网是一个对当今社会发展具有重要影响的新变量,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净化网络空间信息生态,建立网络综合治理体系,是一项紧迫而重要的任务。要完成这项新任务,必须首先深刻认识互联网传播复杂多变的现状,立足于当前互联网传播的现实,探索新媒体的传播规律及其与社会环境之间的复杂互动。 在此基础上,才能真正建设和创新传播手段,提高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使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变成事业发展的最大增量。

一、大众传媒时代:权利不平等与选择性传播

(一)外验知域:媒体界定认知社会认知是个人根据环境中的社会信息对他人或事物作出推测与判断,形成对他人与社会的基本看法,进而接受社会价值观和行为规范的过程。

个人要谋求生存和发展,必须认识、理解社会,从而确定自己的行动方向和行为方式。社会认知的第一步是接触、获取社会信息,其方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凭借个人的亲身经历,二是通过人际传播,三是借助于媒体。 这三种信息来源塑造着个人的社会信息环境。 随着人类社会的进步,个人所需信息的范围一直在不断扩大,其社会信息环境的组成也在发生变化,通过亲身经历和人际传播所获信息所占比重越来越小,从媒体所获取信息所占比重则越来越大。

在传统社会,个人主要依靠亲身经历与人际传播来获取社会信息。 自进入工业化时代以来,日益广阔的现实环境远远超出个人亲身经历、实践的范围,人际传播也越来越无法满足个人不断增加的信息需要。梅尔文·德弗勒指出,城市工业社会区别于乡村社会的一个显着特点是异质性人口组成社区,亲朋邻里的人际交流不再对个人的工作和生活起主要作用,人们越来越多地依赖媒体来获取自己所需的信息 。对世界上许多事物和发生的事件,人们都是借助媒体成为“间接目击者”。 正如李普曼所言,“对于所有这些事例,我们尤其应当注意一个共同的因素,那就是楔入在人和环境之间的虚拟环境”。 总之,在现代社会,媒体传播的信息在个人信息环境中所占的比例持续上升,公众对媒体的依赖也随之不断增强,媒体信息对个人社会认知的影响更为显着。 因此,尼尔·波兹曼说“媒介即认知”。

对于个人来说,媒体提供的社会信息可划分为三个区域:

( 1 )经验域,个人能够亲身经历、实践的区域;

( 2 )知识域,个人虽然没有亲身经历、实践,但凭借已掌握的可靠知识能对信息进行正确判断的区域;

( 3 )外验知域,个人既没有亲身经历、实践,凭借已掌握的可靠知识也不足以作出正确判断的区域。

对于外验知域信息,个人不仅不能通过亲身经历来验证其真伪,并且无法凭借既有知识对之有效推理判断,所以会自觉或不自觉地依靠媒体的提示、引导来理解,参照媒体提供的观点、立场来思考。 因此,所谓“媒介即认知”,更为准确地说,是媒体实际上界定了个人外验知域的社会认知,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个人从何种角度认识社会,影响着个人对社会的思考和态度的形成。在当今的信息技术革命与全球化背景之下,技术进步日新月异,新生事物层出不穷,世界各局部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社会变迁不断加速,个人需要了解、掌握的外验知域信息持续增多。 换言之,媒体对个人社会认知具有越来越大的界定作用,也正因如此,媒体的社会责任不断被强调。

要帮助个人客观地、全面地认知社会,媒体应该持续不断地关注社会环境的变化,及时以新闻报道等方式向公众提供社会信息,并且这些信息应该是真实的、重要的、足够完整的、具有代表性的;媒体要为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起到正向推动作用,就必须及时报道和肯定有利于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积极因素,揭露和批评各种消极因素,并且态度应该是客观的、公正的、合乎社会规范的,以引导人们正确思考,为人们提供行为示范。

让媒体真实地反映和评价社会事实,使之成为公众认识世界的窗口,一直是媒体人的理想。然而,西方近百年来对大众传媒的研究所得出的结论却是—— — 媒体人所期望的这种理想状态从来没有实现过。虽然媒体在持续发挥推动国家发展和社会进步的正向功能,但其负面作用也一直如影随形。

(二)大众传媒时代的偏离:客观现实与媒体现实以报纸、广播、电视为代表的大众传媒是否能够成为现实社会的一面镜子,让人们通过它来认识真实的世界,一直是 20 世纪社会各界最为关注的问题。 新闻传播学、政治学、社会学、社会心理学、经济学等领域的学者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大量的研究,所得出并被普遍接受的结论是—— — 大众传媒并未成为现实社会的镜像,它向我们呈现的世界不仅是残缺不全的,而且包含有虚假、扭曲的成分,是一个将信息进行选择、加工并使用简单化方法重构出来的“虚拟环境” [5] 。 尽管“虚拟环境”以真实世界为蓝本,但并不等同于我们身外的客观现实,而只是一种“媒体现实”。

至于媒体现实偏离客观现实的原因,主要在于其有限的信息承载能力,任何大众传媒都不可避免地会遗漏很多事实和场景,都不可能“全息式”地反映社会现实。一些对于社会认知不可缺少或非常重要的信息,有时会被媒体忽视,甚至完全置之不理,从而导致社会信息的不完整性。 不过,这种信息遗漏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大众传媒在内容生产过程中,不可避免地会对社会信息进行有意识地筛选与过滤,亦即它会选择性地向受众呈现客观现实,这一现象可以称之为“主体选择性传播”。

媒体内容生产是一个多种因素交互作用的复杂过程,它既受到媒体自身结构因素的影响,也被环境因素制约和左右。自身结构因素包括媒体组织方式、媒体工作者、媒体日常工作惯例等多个方面。

环境因素主要有三个方面:一是社会意识形态、文化价值观形成的约束;二是媒体机构之外的各种政治、经济、文化组织的诉求;三是目标受众的兴趣、偏好等。 这些因素对媒体内容生产的影响,最突出表现是媒体政治化和媒体市场化。